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 > 
韩非子为秦王揭秘亡国之征:臣子逢迎谄媚



来源:未知 日期:2021-06-16 13:58 作者:佚名

  韩非子,又称韩非或韩子,战国时期思想家,法家代表人物。他是韩王歇(战国末期韩国君主)之子,荀子的学生。将儒家、道家、法家、墨家、名家、兵家、农家、杂家、阴阳家、纵横家融为一炉,是先秦诸子集大成者。韩非子认为,君主要统治天下,必须依据人性人情。人性饥而食,寒而衣,渴而饮,自私自利,趋利避害,这正是法制可立、赏罚可施的人性基础。其

  上期讲到秦王大举发兵,攻打韩国,索要韩非。秦国大兵压境,令小小的韩国朝野震动,大家议论纷纷,商议对策。

  韩非子当时年纪不小了,是韩王安的叔叔。王叔。

  若拒不交人,秦强韩弱,韩国危矣!

  若拱手相送,丧权辱国,韩国颜面何存?

  这个时候,韩王安必须想出一个两全之策,既能解秦兵之围,又能保全自己君王的声威。他将怎样做呢?

  他选择外交途径,派韩非作为韩国“特使”出使秦国。这是一记妙招,也是委曲求全,没办法的事情。人们常说“弱国无外交”,弱国怎么做外交啊?这就是当时韩王安万般无奈之举。在送走韩非的时候,韩王一再对韩非耳语:你要相机存韩,相机存韩啊!

  韩非答应使秦,也有不得已的苦衷。既然秦王要的不是土地、城池,而是自己,他必须豁出一己之身,解韩国之围。对于秦王的赏识,他内心里十分矛盾和焦虑,韩非在本国得不到赏识,目睹韩国逐渐衰落,快要亡国了。他曾一次次上书韩王,但是几代韩王完全不纳其言,令他非常悲愤,好像和氏之璧,不为君王赏识。韩王身边的亲近之人,宠臣权贵,也对韩非万般排挤。韩非以一己之力,万不能与之相抗衡。这样发展下去,其结果,不是以公法诛之,就是以私剑杀之。

  韩非的学说在韩国用不上,他只能自己著书立说,盼望荆山之玉,有一天能见天日。如今自己的学说却被强秦所欣赏,秦一旦做大,六国必然为秦所灭,此情此景,令他如何抉择?但是当前无论外面的形势还是国家的形势,韩非都不得不踏上通往秦国之路。他知道自己是离开家乡,流离失所。他不知道未来的前途怎么样,所以怀着忐忑的心,出使秦国。

  韩非的未来是喜还是悲呢?

  亡国之征一

  君王骄奢淫逸挥霍无度

  来到了秦国,秦王如获至宝,待为上宾。韩非才高八斗,秦王求贤若渴,韩非的书成为秦朝宫廷的必读经典,韩非之学成为大秦王朝的官方之学。

  韩非初到秦国那天,秦王举行盛大的酒宴,为韩非子接风洗尘。文武百官在座,觥筹交错,好不热闹。秦王听着百官议论吞灭六国,好像感觉这天下指日可待,有点飘飘然了,而完全忘掉了居安思危的道理。韩非子冷眼旁观,一言不发。

  宴中,百官向秦王敬酒。韩非子对秦王开腔说道:“大王啊,您看我身上穿的这件衣裳,怎么样啊?”

  秦王听到韩非这句话,有点愣了,天下大势寡人正听得高兴呢,怎么问起这个了?秦王疑惑不解,看了看,说:“这身衣裳是您从韩国穿来的,虽然看着有点旧了,但还是不错的!”

  韩非说道:“我这衣服看着不错,但是大王知道吗?这要是长久不清理,衣服上面可是会生虱子啊!”看到秦王一脸疑惑,韩非接着对秦王说道:“其实现在的秦国,就和我身上穿的这件锦袍一样,看着很强大,可是也隐藏着亡国的危险啊!”

  秦王听到这里,吓了一跳,我秦国先君数代开疆,才有了如今的大好局面,怎么还隐藏着亡国之兆啊?你倒是给寡人好好讲讲。

  韩非说道:“大王,国无常强,无常弱。奉法者强,则国强,奉法者弱,则国弱,秦虽号称以法治国,但也不是无可挑剔。亡国之征,还不少呢!”

  “君主喜欢修建宫殿台榭和池沼,爱好车马服饰和玩赏之物,总是使老百姓疲劳困顿,挥霍老百姓的财物,国家就会灭亡。君王的爱好太甚,也会导致亡国。”

  秦王吓了一跳,有这么严重,那你赶紧给寡人说道说道。于是,韩非子就先给秦王讲了一个故事。

  从前晋献公想向虞国借道去攻打虢国,但这个虞国和虢国是同姓,关系比较近,兄弟一般,两国还结有同盟。向虞国借道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

  晋国的大夫荀息想出了一条一箭双雕的妙计:就是先用重金厚礼收买虞公,靠这个拆散虢、虞之间的同盟,向虞国借道攻打虢国,等到虞国中计、灭了虢国之后再收拾虞国。怎么打动虞国君主的心呢?因为虞国国君最喜欢美玉和宝马,这在诸侯当中可是出了名的。晋献公听了荀息的献计后,认为计谋很好,但还是舍不得自己的那些珍宝良马。荀息告诉他,咱现在送他这些个东西,顶多就是在他那儿寄存着,就跟存银行一样,时候到了咱连本带利一起取,还有得赚呢。晋献公一听,还有这好事?那就照你说的办。

  于是晋国的荀息就带着良马、美玉等奇珍异宝出使虞国。到了虞国,虞公说:“带啥宝贝来了?”荀息于是一层层把锦囊打开,一个光华四射的晋国垂棘产的璧玉展现在虞公面前,荀息又给虞公献上宝马,并向虞公正式提出借道攻虢的要求。虞公见了良马、美玉,高兴坏了,哪还顾得上什么同姓之盟啊,要借道是吧,好,借给你。大臣宫之奇认为这可不好,“虢国是虞国的屏障。虢国灭亡了,虞国必定会跟着被灭掉。晋国的野心不可开启,对外敌不可忽视。俗语说‘唇亡齿寒。’这话说的正是虞国和虢国的关系啊。”但是虞公就惦记着那些宝贝,根本不听宫之奇的建议,无论谁怎么劝都没用。

  于是晋国军队通过虞国的土地去攻打虢国,很快就灭了虢国。回来之后,晋献公杀了个回马枪,攻打虞国,生俘虞公,轻而易举地灭亡了虞国,达到了吞并两国的目的。荀息这时候牵着良马拿着美玉来报告晋献公,晋献公高兴地说:“壁玉还是原来的样子,只是马的年齿却长了。”

  人人都有所好,晋献公把美玉和宝马送给虞公,数年之后再收回的时候,美玉还是原来的样子,宝马倒是长大了些,可是他还多赚了个虞国。只是可怜那虞公,最初看起来没有什么害处,到最后,宝贝没得到,还把国家给丢了。贪图小利,就是对大利益的危害。用舌头去舔刀锋上的蜜,可能有性命之忧。

  这个故事讲完,秦王心里有点后怕,这珍宝器玩都能亡国,真是太可怕了,先前为了和氏璧这件珍宝,我秦国还差点和赵国打仗呢,现在想想,为了珍宝享受而兴兵出师劳民伤财,真是太危险了啊!

  齐桓公曾问管仲:“富有边际吗?”管仲回答说:“水的边际,就是没有水的地方;富的边际,就是富到已经满足的地步。人不能知足,不能知止,那么就没有富足的边际吧!”因此韩非子说:贪心太大不知满足,追求财利贪图获取,是亡国之征兆。

  看到秦王很有感慨,韩非又给他讲了个和秦国有关的故事。春秋时期秦穆公的时候,戎王派由余出使秦国。秦穆公问由余说:“我曾经听说过治国的道理但没能亲眼见到,希望听你谈一谈古代的明君因为什么亡国,又因为什么兴国?”由余回答说:“我曾听说过,总是因为俭朴而获得天下,因为奢侈而丢失国家。”秦穆公深深赞许,他觉得由余是个大人才。由余走以后,穆公很不高兴,邻国有这样杰出的人才,就是自己国家的祸患,怎么办呢?他把内史廖召来,研究对策。

  内史廖说:“戎王地处偏僻,道路遥远,他那没什么文化娱乐。你把能歌善舞的美女赠送给他,这个就能起作用。”

  于是秦国把十六个漂亮的舞女送给了戎王,从此以后,戎王天天听音乐看舞蹈。由余回国后,好心劝告戎王治理朝政,戎王被美色歌舞蒙蔽了双眼,每天就是开怀畅饮,别的事情一概不管,牛马都饿死了一半。由余看到戎王这个德行,想想戎国是没指望了,就离开戎国到了秦国。秦穆公亲自迎接他,并拜他为秦国的上卿,然后发兵攻打戎国,从此先后兼并了十二个国家,开辟了上千里的土地。所以说,沉溺于轻歌曼舞,不顾及国家政治,就是亡国的灾祸。

主办:长沙生物产业网

www.Lipip.com

网站地图